🔥香港六合彩今天-腾讯网

2019-08-23 21:20:35

发布时间-|:2019-08-23 21:20:35

出于安全没办法要破坏些小树枝和草做为搭帐用七娘山之草窝,跟我们船底的帐很相似鞋子硬如砖头,只能用袋子包着脚才能穿。之后又有七娘山探路被迫露营,也许会有很多朋友觉得准备不足,意识薄弱引起的,但突发情况总会是有的,这种情况总会一直伴随着我们左右,此次船底之行也不例外。加快脚步看前面有没有好的地势可以扎营,穿过一片树林又是一个陡坡,风越来越大,那时开始已经冷得有点受不了了,最后看到前面出现一个U型山口,那里是没办法扎营的,那里是风最大的,我们决定越过U型口到右边半山腰那背风斜坡扎营,此时此刻是进退两难,天已经黑了,手电也开始用上,最主要的是冷,说真的我宁愿零下跳到水里也不愿站着吹这么大风,我们5个人都冷得僵硬了,赶快拿出一个帐篷,5人合力支了起来,但手不听使唤了,好冷真的好冷,我当时只知道我的手指已经没感觉,没有办法拿好一支棍子,其它人我想都是同样的情况,五个人花了10分钟来支一个帐篷,这个时间对当时的我们来说真的太长了,估计再呆多10分钟没支好估计真给冻死不成。就这样大家聊着说着帐篷里时而漂出陈陈笑声,而大山是我们唯一的听众。参与本次自助活动的有老杨(杨大哥,我们的领队)小洋(主要负责此次路线攻略)还有两位美女西西杨杨以及我。如果活动过程中遇到危险,相信团队中其他所有成员均会尽力救助,但即使如此仍不能完全避免伤害的产生时,我的同伴不需要为此承担任何责任,我也不向其他成员主张任何赔偿责任,除非该伤害是由于其他成员的故意所导致。漫漫长夜如度夜如年,巴不得天快点亮起来。还有三个队友陪伴着不死心的我,在这个空档里,我示范了一下雪坡行走技术---上坡、下坡、横切,以及制动。而我们的装备丢的到处都是,鞋子、背包、登山杖,都结上了厚厚一层冰。这时听见老杨在前面喊,小刀快看,我还以为出什么状况,原来发现山上的小草都开始结起了小冰点,没看过草结冰,还是头一回看到,开始我还蛮兴奋,但来不及欣赏,赶快崔着大家赶路,因为我们知道这时已是零下了,而且身体是湿的,这样很容易失温。

我们继续往上,四千七百米的时候,休息间隙里,我穿上了冰爪,加上羽绒服。装备什么的全部放在外面来压着帐篷边,风太大了又有小雨,感觉就要被吹起来,5个人钻到一个又人帐里缩成了一团在里坐着,只有这样才能使体温好点。中午顺利下撤到大本营,傍晚七点左右,全体下撤到哈巴村,第二天返回丽江,登山计划结束。即使当时情况比较艰难,老杨时而说些轻松的话题来放松下心情,老杨是东北汉子,低温天气对他来说习已为常,所以当时大家都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。

这次来哈巴,我们的盼望、梦想,就是促动我们前行的亮光。

用完中餐时间已经是一点多了,时间跟计划时有出入,所以接着赶路,沿着河谷往上游河边小路走,来到了水库,因为是雨天,水库河水有点急,不过还是很顺利踩着石头安全过了河继续向前进发。我知道它的凶险,如果你不是在合适的季节里来到这里,那么在长长的三百米高差的大石板路上,你将遇到薄薄的冰,它既承受不了你冰爪的抓力--比如一两毫米厚的冰面--却又能完全让你的登山鞋鞋底毫无抓地能力,除此之外,在四千九百米往上的地方,又是一个落差达三百米的雪坡--如果在冬季,它表面的雪很可能被吹走,亮出下面的硬冰,延伸300米海拔高差,这一段如果发生滑坠,登山者将一坠到底、回天无术。在火车站对面坐上到马坝的车再转小巴到樟市,到罗坑时已经9点多了,大家到小镇转了一下,同时也采购了一些临时食物,有鱼和白菜,对还有一个油豆腐,准备到山上美味一餐。失望瞬间布满了我的脸庞,时隔十二年我才鼓起勇气重来,现在不幸折戟。漫漫长夜如度夜如年,巴不得天快点亮起来。

很苦很累,但很开心!看到此情此景想到了我们三七娘探路被迫露营时搭的草窝,当时也是很冷。

好了进入正题吧。

这时没人敢再出去帐篷外面,出去两分种基本不会走路的那种,大家衣服都是湿的,只有拿备用衣服换上,由于衣服都有用垃圾袋包着,所以没有湿,但睡袋没有另外包,长期在这种风雨的吹打下,背包防水功能也不起作用,有很大部分都湿掉了,没法盖,更可恶的是半夜时帐篷给吹断了支架断了一支,没办法只,整个帐篷塌了下来,开始5个人在里面还可以撑一下,但时间长了没办法,最后决定重新在支另一个帐篷,旁边不远有块相对平缓的空地,虽然地面有很多石块,但总比现在塌掉的地方好,大家在老杨的指导下合心合力重新支起了一个帐篷(这次我们带了三个双人帐,都是双层防雨的)就这样,5个人缩在一个帐篷里保持体温,狂风发出呼呼的声音撕打着帐篷。

此时已是11点。

加快脚步看前面有没有好的地势可以扎营,穿过一片树林又是一个陡坡,风越来越大,那时开始已经冷得有点受不了了,最后看到前面出现一个U型山口,那里是没办法扎营的,那里是风最大的,我们决定越过U型口到右边半山腰那背风斜坡扎营,此时此刻是进退两难,天已经黑了,手电也开始用上,最主要的是冷,说真的我宁愿零下跳到水里也不愿站着吹这么大风,我们5个人都冷得僵硬了,赶快拿出一个帐篷,5人合力支了起来,但手不听使唤了,好冷真的好冷,我当时只知道我的手指已经没感觉,没有办法拿好一支棍子,其它人我想都是同样的情况,五个人花了10分钟来支一个帐篷,这个时间对当时的我们来说真的太长了,估计再呆多10分钟没支好估计真给冻死不成。

免责声明本人系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,自愿选择参加本次AA制户外活动,我充分了解活动过程中可能面临的风险,包括但不限于交通工具带来的危险,余震、洪水、泥石流,雷暴,塌方等地质与恶劣天气因素带来的危险,瘟疫、疾病带来的危险,第三人带来的危险,其他动植物带来的危险,等等。

加快脚步看前面有没有好的地势可以扎营,穿过一片树林又是一个陡坡,风越来越大,那时开始已经冷得有点受不了了,最后看到前面出现一个U型山口,那里是没办法扎营的,那里是风最大的,我们决定越过U型口到右边半山腰那背风斜坡扎营,此时此刻是进退两难,天已经黑了,手电也开始用上,最主要的是冷,说真的我宁愿零下跳到水里也不愿站着吹这么大风,我们5个人都冷得僵硬了,赶快拿出一个帐篷,5人合力支了起来,但手不听使唤了,好冷真的好冷,我当时只知道我的手指已经没感觉,没有办法拿好一支棍子,其它人我想都是同样的情况,五个人花了10分钟来支一个帐篷,这个时间对当时的我们来说真的太长了,估计再呆多10分钟没支好估计真给冻死不成。

四千八百米左右,一道雪坡摆在面前,队伍开始散开,从不同的方向往上或往下,清晰的看到有人开始下撤了。

这时听见老杨在前面喊,小刀快看,我还以为出什么状况,原来发现山上的小草都开始结起了小冰点,没看过草结冰,还是头一回看到,开始我还蛮兴奋,但来不及欣赏,赶快崔着大家赶路,因为我们知道这时已是零下了,而且身体是湿的,这样很容易失温。雨小了很多,因为之前看天气预报不会有大雨,和考虑到包体积问题,不想再给40斤的背包增加负担,所以我们只备了一次性雨衣,最后发现包太大根本包不下,所以只能包着背包,我干脆穿着,因为包有防水功能,这些雨不至于包内的东西湿掉。

地图攻略用A4纸打印的,在小雨的湿润下早已慢慢模糊起来,为了防成一,我早它拍在后机里,确定路线后继续前进。过了水库大概200米后往右边岔口直接进入小盘山路,也就是峡洞方向,上山大概几十米后发现又有岔口,在盘山小路的右边有个岔口直接向山,比较陡,但看样子是比较成熟的路线,这是一条捷径,上升几十米后发现又跟原来的小盘山路会合,我们继续走捷径小路直冲山顶。

2)剑威惬意的躺在摇椅上,心满意足,鱼儿在旁边帮他摇着摇椅,力度越来越大,终于,被推倒了...3)“Windy,我觉得你是一个特别有内涵的人”“哇哦,你怎么知道?”“因为我就是那一把火,把你点燃”此处需要一个交杯酒。

装备丢了一地,小洋正在整理搬运,这可是个体力活。

我知道它的凶险,如果你不是在合适的季节里来到这里,那么在长长的三百米高差的大石板路上,你将遇到薄薄的冰,它既承受不了你冰爪的抓力--比如一两毫米厚的冰面--却又能完全让你的登山鞋鞋底毫无抓地能力,除此之外,在四千九百米往上的地方,又是一个落差达三百米的雪坡--如果在冬季,它表面的雪很可能被吹走,亮出下面的硬冰,延伸300米海拔高差,这一段如果发生滑坠,登山者将一坠到底、回天无术。